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不如取消教师节  

2013-09-11 01:4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如取消教师节 - 吾从周 - 吾从周

 

文/枫林仙

 

教师节又到了,年年宣谕,岁岁吹嘘,了无意义。如今更是沦为学生贿赂教师的盛大节日。今年市面上出现了一种可顶现金使用的教师节礼品 卡,面值从200元到1000元不等,据说还很火。想必今天又有不少教师赚得一手好彩。不必想,也必定是许多家长和学生一边吐着槽一百个不情愿,一边堆出 满脸假笑,拱手塞出五花八门的礼金。

仿佛是为了助兴,9月5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拟将每年的9月28日定为教师节。据说,有专家测得,那一天是孔子的诞生日。将教师节改在这一天,能让教师节彰显尊师重道的文化内涵,增加这个职业的荣耀,提升老百姓对教师的尊重。

要不是麻木于此,恐怕没有人看不出其中的吊诡。为什么一方面嫌教师没有受到足够尊重,一方面又有教师大收红包呢?其实同样处境的何止教师?医生、公务员,这些行当的形象和声誉不也早就如此了吗?

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堪呢?答案在于教育公立化。其实在人类没有教师节以前,教师受到的尊重不比现在少,只比现在多。其时,教师的职业操守 要好过现在。而且优秀的教师从来不是在教师节设立以后才出现的。历史那些伟大的教师,诸如苏格拉底、亚理士多德、耶稣、佛陀,哪一位品尝过教师节呢?

教育公立化的一个重要的理由是权力可以通过树立偶像来达到教育上的善好结果。其实质无非是认为权力比教师也比普通人更懂得鉴别教育优劣 的标准为何。因此,对教育事业各个方面或深或浅,或局部或全面的公立化便顺理成章。从学制到学位,从教学内容到教学方法,从教师资格到教师品德,无一不受 到权力的管制。于是出现了千人一面的教育结果,而这正是教育公立化的目标。所以,教育公立化的实质不过是政教合一。

谁都知道,管制的结果自然是让劣质品横行。在经济学上这叫格雷欣法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这正是教师、医生、科研人员这些行业的业务水 平和职业道德水平直线下降的根本原因。因为对教师的道德考核永远无法由高高在上的官僚机制宏观管理;只能由社区-学区的市场信誉这种默认知识形式显示出 来。教师的优劣,难道教师群体自身、家长群体和学生群体在意见交流中能得不出切实的评价吗?他们掌握的无法被官僚量化的实际知识难道比官僚们少?难道喝水 的人比从不喝水的人更不知道水是甜还是苦?

因此,教育官僚们一方面下命令严控教师的道德水平,一方面又打击有创造力的教师。比如,目前对教师的业绩考核不是看其教学水平如何,而 是看其发表了多少与真正的教育无关的垃圾论文。今年以来,教育主管机构已经先后发布了高校青年教师思想工作16条意见、教师师德一票否决制等规范,其实质 大多与教育无关。一方面拔高表扬,给予虚名;一方面不予尊重,实为虐待。正如史学之父司马迁感叹的,真如倡优以蓄之!

如此看来,教师节其实毫无意义,不如取消了好。因为,一个官定的教师节无非是教育公立化合法性的证明和示威,不过是政教合一的隐晦展示。少了教师节,就少一分对教师的侮辱和伤害,多一分教育的自主和自由。最起码也能少一个逼着家长们掏钱行贿的机会。

可是即便连教师本身也未必对此有所醒悟。竟然有一大拔人热情支持将官定教师节改为子虚乌有的孔诞日。稍知历史便知道,莫名拔高教师地位 正是中国古代国家主义教育观念的典型表达。在清朝雍正初年,中国第一次以帝王和国家的名义,确定“天地君亲师”的次序,特别突出了“师” 的地位和作用。到了民国,“天地君亲师”又衍变出“天地国亲师” 和“天地圣亲师”两种形式。其实质仍然没有超出国家主义教育观。

如今,所谓传统文化突然成了许多人的精神稻草,便处处抬出来吹捧阿谀。例如备受吹嘘的余英时就为此传统作伥,鼓吹“天地君亲师”表现了中国人超越性的价值谱系。用九零后的语言来说,对这调门真是无力吐槽。

所有赞同将孔诞日作为教师节的人,都在最肤浅最无聊的层次上自娱自乐。他们只关心被奉为偶像的所谓传统,而不关心教育如何能自立自主自由自为。这是十足的愚昧。不过是政教合一传统的借尸还魂。其实孔子的至圣先师地位就是国家主义教育观的产物。

1985年我国恢复了教师节,并定在9月10日。此举本意为抬高文革中备受摧残的教师地位,其实质却仍然是试图以权力之手刻意造就教育 秩序。这本身就是一种理性自大的愚昧。自2004年起以李汉秋等人为首的知识分子便一直鼓吹教师节孔诞化,可谓愚上加愚。迄今教师节已历29年,它所代表 的教师观和教育观已经一再暴露出失败和无能,在如此“业绩”面前,为什么还要坚持过这个劳什子节呢?为什么还要以子虚乌有的孔诞来牢笼教育事业呢?

我们也许真的需要教师节,但它应该是公众自发造就的节日,应该是对教育真诚的关怀。它的基础应该是自由选择和自由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5150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