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民主控、合法性与改革  

2011-04-27 01:1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控、合法性与改革

 

 


民主控们一直以来都振振有辞:民主可以使改革获得完美的合法性。然而他们从来不质疑一下,是否不加批判的合法性就是可取的?或者,是否任何一种绝大多数人同意的政治措施就一定是正当的?在他们眼中,希特勒和霍梅尼的合法性与小布什的合法性只有数量上的区分,却没有性质上的差异。反正鲸鱼也是鱼呗。

我们不能对民主控要求底线智商。指望他们反思到这个层面,那需要足够的耐心——等着他们花费数百万年进化成homo sapien——智人。这得等到地老天荒,我可没那闲功夫。因为他们已经惯于并且只能用平均数和比大小的算术思维来看待合法性问题。他们把所有的政治问题都还原成合法性问题,再还原成人数多少和投票问题,于就宣布大功告成。又是那套跑江湖卖打药的包治百病!

这套合法性百灵丹是静态而僵死的庸俗之见。民主控们一根筋地以为合法性可以一劳永逸地给予,只要民意批准的过程是多数决定即可解决合法性困境。然后任何政治变化都是在由此铺就的康庄大道上平滑地前进,就像玩儿滑板似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改革以及任何时代的政治演进都不是这样。恰恰相反,改革是在合法性的一个一个的裂隙间蹁跹起舞,如同西班牙斗牛士擦着锋利的牛角尖侧身掠过;或者,像小心翼翼的水手搏击险滩顺流而下。所以政治家和改革者应该是高明的舞者,在一个个合法性的礁石间跳跃。摸着石头过河是必然之选。像巴列维一般对合法性掉以轻心固然是错误,但把合法性视作考核改革的至高指标,则无疑是固步自封。

权力从来不打包出售,民意也非铁板一块。改革并不是一桩人民与统治者之间的集体谈判合同。相反,它是一场分开来的讨价还价。不同的民意认同会给予权力不同的支撑,从守旧分子到激进青年,光谱深浅杂驳,根本无法乱抹一气。权力是一个拼盘,因此,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们究竟要考虑哪一种合法性认同呢?一虑而知,不同的合法性支持有不同的优先地位。这个先后序列当然不是凭空而来——它来自对改革目标与价值诉求的考量,也来自对政治现实的权宜之计。两者之间的张力构成了改革家们妥协与斗争、联盟与决裂的动力,也塑造了他们的行动路径。

改革者们不得不面对手中资源的转移和因新生力量出现而日益复杂化的资源分配。这将影响到他们实际的控制他人行为的能力——即权力。改革者的权力总是不断在变大或缩小,从不恒定。这并不能由他们自己随意达成,尽管他们倾向于扩大权力。

他们不得不在拥有不同利益和理念的社会集团和个人之中寻找同盟者,哪怕其中一些人只能短暂同行。不言而喻,长时段与短时段之间的矛盾将折磨得改革者心疲力竭。他们必须在时间天平上玩好平衡,这可不是件快活的事情。急不得,也缓不得。但耐心和审慎同大胆与勇敢一样,永远稀缺。也许我把改革者的处境渲染得过于进退维谷了。但这正是改革本身的复杂与难处。任何改革者面对这种复杂性时都会顿生黍离之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改革者们并非无可作为。如何运用好权力来构造他们所需要的权威乃是一门艺术。这意味着合法性不是静态的东西。它也在不断生成和更新。改革就是它的源头活水。换言之,改革不需要讨好所有人。一事同仁地寻求所有人支持既无必要,也不得要领。因为这么干会丧失目标,最终断送改革。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改革者可以肆意塑造所需要的合法性支持呢?不。否则我们就和民主控落入了同样的逻辑陷阱——他们以为裹挟了全体民意(他们称之为民主)就可以创造完美的改革进程,可以享受帕累托改进的神话。这是十足的僭妄!改革只是在让一些人利益相对受损、观念横遭挫败之后,获得可欲得多而且大得多的产出。这样才符合一个最平淡的真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并不是在宣扬改革的功利主义标准。恰恰相反,我在宣扬一种超功利的标准。改革之成败得失依赖于那些超越性的正当性标准。合法性问题的边界由正当性标准来限定,而不是相反。只有符合人类行为正当性的自然法的合法性才是改革者必须优先赢取的对象。

改革者们的作为是有限度的,这个限度不是由合法性最终设定的,而是由规范性的价值标准所设定。此即正当性。改革者只有使自己所有对合法性的构造和权力的追求符合某种明确的规范标准,才能开辟自己的历史视野和最终取向。改革者的责任不是对嗷嗷叫嚷的高声喧哗者们负责,而是对这些事关普遍秩序的价值负责。当然,能否自觉担负对此的责任乃是检验真假改革者的试金石。任何一个对改革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苛刻的标准,但事情本身确实如此。否则我们如何识破改革中的机会主义?

然而,民主控们却恰恰在这里打了个颠倒,或者一团混乱。他们把说不清楚的、或者臆想中的民意吹捧为终极实在。然后他们就真理在手,颐指气使了。再后来,当改革者对他们的废话不屑一顾时,他们恼羞成怒,对改革发出诅咒:什么翻船绝非戏言,什么公正性危机正在升温,什么正义性饥渴无法满足,什么转型正义……不一而足。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会把这些大棒四面挥舞。

他们不是出于对正当性负责任的立场在发声,而是出自空虚无聊的合法性幻觉在批判改革或支持改革。所以我们能看到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鼓吹共同底线,大搞和气一团,坚持同而不和。一旦开口必先摆姿势、站队划线。孔子所说的君子和而不同的美德从来不会在他们那里看到。他们所有的反对和赞成都当不得真。你要是跟他们较真,你就输了。

正是莫名的合法性鼓噪反倒促成了一道奇特的景象——权力在不断扩展,权威却在不断流失。民主控们的合法性恫吓显然收效了。偏执地追求合法性其实是民主控和守旧者们的共识。守旧者相信只要维持现状就可以保证一切,这同样是幻觉。因为他们的要求太苛刻——必须是世界静止,不再变化。这是与生活的常识作对。结果自然是刻舟求剑,南辕北辙。

统治者应该更灵活和动态地理解合法性问题。最终判断改革之成败得失的,不是合法性,而是正当性。只有当改革是朝向普遍的和文明的价值标准时,它才会获得持久的道义力量,并由此不断更新权力的合法性基础。改革不是一蹴而就,而是脚踏实地、持久劳作,再得收获。

让民主控们去谩骂吧,诅咒吧,愤恨吧。真正的改革者们终将穿破合法性的迷雾笑到最后。

  评论这张
 
阅读(514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