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转朋友文章]反资本的经济学掮客——郎咸平  

2010-09-19 21:2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朋友文章]反资本的经济学掮客——郎咸平

[转朋友文章]反资本的经济学家——郎咸平 - 吾从周 - 吾从周

 

 

 

[说明:转来我的朋友荔枝写的文章。她是个爱好经济学的女士。她说,小试一下,先拿郎咸平祭刀。这里是原文网址:http://www.douban.com/note/91561286/

 

我记得以前好长一阵子,郎咸平呼吁产业链升级,升级制造业。他说中国的企业如果不升级,只停留在利用廉价劳动力和出口为主的层面,无益于自身,永远被外国企业踩在产业链的最底层。而且郎咸平还不看好中国企业的产业转型会成功。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真正有高科技资本密集产业的只有西欧、美国、日本和韩国。其他国家基本上都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日本、韩国都是重纪律、守规矩的国家。而发展高科技基础就是一定要先建立一套以规则为本的系统工程。”(《谁在拯救中国经济》)从这句话里面,完全可以感知,郎咸平是个缺乏经济学基础理论的“经济学家”。

我们说要扩大产业生产,一个是提高技术创新,另一个就是庞巴维克提出的迂回生产方式。所谓迂回生产方式,就是一种精细分工,迂回程度越深,即分工越深,生产效率就越高。而这两点,都离不开资本和时间,即资本在生产中发挥的作用。这也是一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这和纪律不纪律的没啥必然联系。苏联毛子有比美国佬更严的纪律,但他的产品就是比不上人家。按照独行侠米塞斯的话说,差别不在于个人素质或者知识,差别在于资本的供应,可用资本的数量。

不见得穷国的人比富国的人懒,更没有纪律性。这也不是必然导致穷国之所以穷,富国之所以富的因素。这种把什么问题都归结于文化、国民性的论调,很不靠谱。西方国家的资本积累已经200多年,由于他们开始得早,建立起了复杂的生产体系,更多地利用工业自动化,而此时的穷国还在使用人力,自然就跑在了我们前面。

我们都知道资本从何而来,不是从天上掉馅饼,资本是靠储蓄慢慢积累出来的。你把收入中除去消费而剩余的钱储存起来。例如老百姓把钱存进了银行,而企业家从银行得到贷款,用于投资。投资的结果就是扩大了生产,提高生产率,从而使得产品越来越便宜,最后使得社会中的每一个人得利。由此可见,投资的关键在于资本,而资本的关键在于储蓄,这是环环相扣的。

我国民营企业发展中的问题在哪儿呢?是贷款难。大量的资本被掌握绝大部分存款余额的国有银行放给了国企央企填补亏损与浪费,而民营企业要想转型可惜囊中羞涩。国企要拿多少就给多少,皇帝的儿子好败家。这种成本责任无限外推,无人负担的情况,被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称作预算软约束。民营企业在融资、土地审批、市场准入等方面仍然受到各种限制。

另一个原因毋宁说就是课税太高。对个人如此,对于企业尤甚。公司的税赋是很重的。事实上对公司是双重征税。首先是重征公司利润税,而公司付给股东的分红又再次被征税。收入和利润的累进税意味着人们用于储蓄或者投资的那部分收入被征收了。

我想郎咸平也能够认识到这个原因。我不认为他真的比我这个经济学爱好者还要差劲。但这位靠狼嚎出名的教授,却在反对经济学的常识。他在推销自己观点时从来不落下对国民性的批判,这种带着强烈民族主义悲情感的言论让众多屁民躁动不已,大声附和。这就不像一个经济学家的专业水平了。

他还有个更绝的G点——抛出新帝国主义。什么意思呢?他说随着全球化,资本与资本融合,形成了对全球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掠夺。郎咸平不断抛出民族品牌中华牙膏、雨润火腿肠等诸多耳熟能详的企业已被外资“侵占”的事例,夺人眼球,鼓吹民粹,煽起公愤。他似乎是一个很有民族感、很有良心的“中国”经济学家,一如他在他的书上这么评价自己的。但他的这些行径,实在是与经济学家的专业要求严重不符。

回头看改革过程,一是放权,二是自下而上的摸着石头过河,三是引进外资。要不是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与技术,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像火箭一样窜起来吗?1817年时,伟大的英国经济学家李嘉图仍然认为资本只能在一国境内投放。他认为资本家根本不会在外国投资。但是几十年后,对外投资开始在世界事务中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李嘉图从静态的角度看待资本,资本就只是参与分配的一个要素。然而,资本的生产性属性是更加本质的。分配性是其次要的属性或者说是从属性的属性。从经验来讲,我们的改革只是用更多的事例让我们回归到资本的生产属性上来。

在境外资本进入之前,我们的薪资水平很低,然而一旦有一家外资企业进入,它不仅带来很好的技术,也提供了略高于本地企业的薪资水平,这样就带动起了这个行业的劳动力收入。一个国家想要繁荣,就要增加资本,而不是鼓励消费,没有生产能力何来消费?资本增加可以提高劳动力边际产出,增加就业岗位,同时工资亦能上涨。

外资这条鲇鱼钻进中国加剧了改革所带来的竞争,极大地刺激了国内资本的边际生产率,提高了经济效率。由于资本间竞争的加剧,使得中国经济总体的资本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迁。技术水平作为资本结构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这二十多年的增长中,最有指标性地标识了中国的进步。凡是对内外资同样开放的市场,中国人的资本就有能力创造出更高的效率。甚至在技术上迅速缩小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例如我所在的彩电行业就是个典型。

从长期来看,资本在全球自由流通中找到最佳资源配置,为越来越多的人带来的巨大收益。从这一经验出发,发展中国家的开放程度还须加大。眼下,使用关税和保护主义已经成了工业化的障碍,因为抑制了资本流入则意味着失去更多的投资。没有达到一定的工业化、现代化,那么更高的生活水平又从何而谈呢?你不能因为你的落后就说成你是被别人侵略了,剥削了,掠夺了——这不是怨妇就是猥琐男。如果我们对外来资本歧视、抵制、甚至仇视,如果是因为这样,我们将外来资本赶出去,挡在门外,岂不是又回到改革之前?我们怎么可能拥有工业化、建立新工厂、改善条件、提高生活水平、提高工资、建设更好的交通设施?难道仅仅靠闭门造车?

郎咸平的错误就在于,他片面夸大资本的分配属性,拣芝麻丢西瓜。以偏概全,哗众取宠。这种愚蠢透顶的错误一百多年前那个姓马的德国佬就已经犯过了,害得我们上大当吃大亏。资本是个中性词,不应该将其刻意渲染成恶魔。资本来到世间并不是从头到脚都沾满了血和肮脏的东西。当我们明白了这一点,难道我们还会蠢得再犯一次错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5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