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从神学审视康德主义  

2010-08-25 17: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神学审视康德主义 - 吾从周 - 吾从周
 
从神学审视康德主义 - 吾从周 - 吾从周
 

 

 

 

 

 

 

我的询问:

你好!
近来有些疑问。向你请教。
康德说,没有道德的上帝是可怖的。可是我越来越怀疑他的这个说法,我觉得他的道德神学,或者道德化的宗教理解,是完全错的。
不知道你怎么看康德的宗教理解?


----------------------------------------------------------------------------------------------------------------------

朋友来信:


很高兴可以和你讨论神学问题。我对康德谈不上有什么研究,只是有一点粗浅的想法,盼望我们可以多多交流。

康德作为启蒙运动的宗师,呼吁人们脱离宗教的禁锢,高举实践理性的大旗,否定传统的神学,但是他自己所建立起来的“神学”又是怎样的呢?

在他的宗教观方面,他否认传统的本体论、目的论和宇宙论认识神的方法,而从实践理性和道德的层面来发展出他的宗教观,他心目中的“神”只是一个概念中的假说,仅仅是为了维护这个世界的道德律而设立的,或者用通俗的话来讲,是因为人们需要神约束他们的道德,而去造了一个神。但这样的神只是人造的偶像而已,所以康德的神学,严格来讲不是神学,只是宗教哲学。

其次,康德的道德神学也是建立在人本主义之上的。康德认为,人们的实践理性确定了人人都有道德经验,从而形成道德约束,进而形成一个普遍的道德律,人们生活的最高目标就是要追求至高的道德境界。他也看到人们行善的难度,所以将“神”的观念纳入他的哲学系统,来帮助人们实现道德上的目标,所以,基督教不过是建立道德社会的一个工具。岂不知,每个人心中的道德规范会不一样,所以这样的道德律是以人为标准的,缺乏一个客观尺度,必然会被人滥用,已达到自己非道德的目的,康德对于人类的良心估计太高。

而且,这样的道德完美主义,正是把一个沉重的重担加在人身上,因为人类不可能靠行为的完美得救。“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圣经《罗马书》)康德将神学建立在道德基础之上,这是本末倒置,神学应该是道德的基础。康德把神学缩减到道德的范畴,把圣经仅仅简化为道德的教导,把耶稣仅仅看成是一个道德的教师,这正是基督教信仰所强烈批判的,因为靠道德无人能自救。

康德认为,"正确的途径不是从恩典到美德,而是从美德进展到赦免的恩典",这和基督教“因信称义”完全相悖。基督教相信耶稣为了我们的罪而死,替我们赎罪,我们愿意从罪当中转回,不再以自我为中心,而是以神作我们的主人,过圣洁的生活,从而得到重生的生命。好行为只是新生命的自然流露,是我们对神的信心的必然结果,而不是我们积攒功德去赚取永生的条件。“宗教无非劝人行善”,这不是基督教的教义。

综上所述,康德的宗教观是人本主义的。不论是纯粹理性还是实践理性,它们所听到的“圣言”或道德命令,不过是人自说自话,不是那超越的至高者发出的。表面上看,人本主义似乎解放了人类,然而,脱离了神的人本主义不仅不会帮助人们实现道德理想,而是会纵容人的罪性和骄傲,若无限制,最终会导致极端个人自由主义。这种无限制的自由主义在现今的欧美国家越来越清楚,这是人本主义泛滥的必然结果。中国现在提倡“以人为本",重视人权,是一个进步,但是要吸取西方的教训,不要重蹈覆辙。

--------------------------------------------------------------------------------------------------------------------------

我的回复:

非常感谢你的答复。
我对康德的了解也不算深。但你的说法完全说到我心里去了!
我谈谈我的理解,以供切磋。期待你的意见。


一,康德的人本主义是最大的问题。这是我从对整个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哲学的了解中看出来的。德国古典哲学的人本性质一直蒙蔽了我的眼睛。让我们以为人性可以凭自己之力达到完美。从这个层面来看,康德,黑格尔,marx,以及之后受德国唯心主义哲学理想影响的布尔什维克和中国的communists,并无本质差别。我用“原罪”来指称这种情况。在这个意义上,德国古典哲学可能是最惑人的异教信仰。


二,康德的道德信念中有一个虚拟的依据,就是所谓人的自由。这个“自由”却不是我们在文明社会见到的那种自由,而是指人凭自己的理性可以完全进行自我塑造。这种自我塑造造在理论中是以这处实践理性(运用于实践的纯粹理性)的演绎来保证的。
他从这一虚设的主体(所谓人的自由,或自由的人)出发,硬行推导出所谓的“纯粹意志”,然后把道德行为之正当性的判定标准认定为单纯的动机纯粹性——即,与功利无关,与神无关,与感情无关,与目的和结果无关。为了道德而道德,这就是他所说的善。我想,可能没有比这更狂妄的唯理主义臆想了。
但是我的生活经历和阅读经历,从三个方面让我深深怀疑他的这个说法,我发现这个看似光滑无瑕的理性演绎,其实是自相冲突的。第一个方面,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极少有纯粹为道德而道德的行为。特别是大量的道德行为都是处理人际关系,特别是关于信用与守诺,而这往往与人们的财产关系有关。
第二个方面,从人格尊严的角度来说,从道德来论证人格的终极性,也会面对功利主义的严重挑战。尽管平常人们都用“功利主义是不严肃的”或者“功利主义是错的”来搪塞这个挑战。但仔细推敲起来,功利主义认为“可以为了大众或多数人的幸福剥夺一个人的生命与尊严”并不是那么容易驳倒的。这个挑战针对了康德的“要把所有人都当作目的,而非手段”的说法。从世俗的立场出发,我们没有办法始终逻辑一贯地坚持这一点。我们没有理由来判断为什么众人就不可以剥夺个人的尊严与幸福,在这两者的冲突中,凭什么来裁决?
第三个方面,关于人格平等的原则如何由人来支持?如同你所说的,明明是人言人殊的。那么关于人格平等的原则在这个前提下就只能归于人的承认。但别人为什么要承认这一点呢?怎样才算承认呢?我想,这是无解的。除非最后诉诸于人与人之间的角力。但这个答案等于是引我们入相互斗争之路,而不是相处之道。
所以我很赞同你所说的,康德把人的良心(实践理性)看得太高。在理论上保证的道德的普遍性和严整性,实际上却不得不最后归结为力量的对抗,这听起来似乎很吊诡。但后来黑格尔对康德的批评和发展也是如此的,marx更把这种抽象的唯理主义的演绎转化成了残酷的阶级斗争。

 

三,从宗教生活的内容来说,康德的理解也很偏狭。我对宗教生活了解不多,但我的感受是,宗教生活的内容绝不止是道德,而是更为丰富。我的理解中,宗教生活至少要处理一个重大的问题,有限的、必死的个人生命与世界的关系。这个问题理性无法回答。康德把这个问题掩盖起来,用道德顶替了这个问题,我觉得他错了。
宗教不是理性的演绎和说教,而是热烈而深沉的对世界,对生命,对超越个人生命的整个万有的直观、体证、敬畏、悦纳和信仰(我这是从人的角度来说的。不知道从宗教的角度应该怎么说?)。我理解,神是在这个意义上“现身”的。宗教生活包容的是整个世界,而不是世界的一隅。道德只是这种信仰的结果,而不是原因。虽然在实践中,可能会从道德入手,但实质上,道德也只是方便法门。
因信称义,而不是因义称信。你提示得真好!我的理解是,信仰不是叫人行善,不是叫人宽容。因为信仰是根株,不是枝叶。


四,从现实来说,中国的那种意识形态激情开始衰退后,人们的信仰出现了空虚的境地。但是仍然有不少人坚守这种潜在的人本主义。这类人又分两种:一种是仍然信奉那种意识形态教条(他们往往不敢公开说自己信奉那个意识形态,而是称之为marxism或者socialism。只是名词之别),但他们学乖了,把原来以政治学说形式展示的这一套主张,换成了更加道德化的说教。这当中的主要潮流就是康德主义的复兴。这股潮流在中国的高校和不少知识分子当中,甚是流行。这是他们抗拒生活和自由的精神堡垒。另一种人则是反那种意识形态教条的人,但他们也信奉康德主义式的道德神圣和成圣目标。这两类人究其实质,我的感受是,没有本质差别。都是夸张人的良心,然后做伪使诈,自欺和欺人。

对这个现实,我常常有一种生活在罗马帝国末世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