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关于富士康:难道我们生活在乾隆三十三年?  

2010-05-28 17:5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富士康:难道我们生活在乾隆三十三年?

 

2010年05月28日 - 吾从周 - 吾从周

 
1

最近很懒,没有写博客,一直读些闲杂的清史著作,眼下正在读美国汉学家孔飞力的《叫魂》。

书中讲了一个故事: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浙江省德清县的木匠吴东明莫明其妙地被一位无知无识的同村人讹上,诬称他能用妖术吸摄他人的灵魂,并加害其人,比如榨取受害人的金钱。于是他被带到衙门,受到酷刑。但最后知县发现事实不是那样的,受尽皮肉之苦后,吴东明无罪开释。

流言不胫而走,关于浙江人会吸魂妖术的说法迅速从德清向杭州、绍兴,再向江苏、山东乃至全国蔓延。无数乞丐、僧人、道士、小资产阶级技术人员等等无辜者被当作妖人殴打甚至遭私刑处死。社会渐渐陷入这场叫作“叫魂”的混乱和动荡之中。大清帝国从乾隆皇帝到游方僧人个个惶惶不安。最后朝廷只好不事声张地压平了莫明其妙的“叫魂”之乱。

孔飞力的故事讲得津津有味,我读得眼花缭乱,也想入非非。


2

读书实在太累人,于是我爬上网来看看。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富士康跳楼事件居然成了热点话题。今夕何夕!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南方周末在5月12日刊发了有关富士康八连跳的报道(http://www.infzm.com/content/44878/)。报道者之一的实习生刘志毅更是卧底28天,但在其所写的手记(http://www.infzm.com/content/44881)中全是泛滥的抒情。

我决心打听一下。结果,据小道传来的消息说,起初对这篇报道,南周主管报道的部门曾经一开始就主题先行,将这篇“调查报道”定调为“揭露血汗工厂”;还是经过记者力争,才呈现出现在这么个面貌,不然会更加具有“批判性”。(关于小道消息的真假,本人概不负责核实。我跟大家一样,只是姑妄听之。)

但是当我进一步追寻真相时,却没有任何报道呈现出来。看到的只是指控和起哄,把莫须有的猜想当成事实,大作判决,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呼吁严格的调查。当然,被指控得最多的还是富士康。

比如,只懂个球的李承鹏批评富士康榨取剩余价值(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7ba410100ir68.html)。(这是“吸魂妖术”么?)
比如,南方都市报抬出了异化理论。(
http://news.163.com/10/0523/12/67CCG6B600011SM9.html)(富士康的流水线一开动就是在“作法”么?)
总之,在媒体和舆论的口诛笔伐下,富士康越来越像孔飞力笔下的木匠师傅吴东明了。

 


3

事情到这里就很清楚了。关于富士康跳楼的舆论和媒体炒作,同乾隆三十三年的妖术事件如出一辙。它们遵循了相同的故事情节:

首先,一定会有一小撮既没有知识又缺乏理性的人。他们捕捉他们臆想中的妖人术士,讹上他。然后用隔空打物的普遍联系来推定这个人的罪过。当中的依据便是抓不住、看不到、子虚乌有的“魂”。再然后,这个人迟早要被报官收监。——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把郭台铭收监下狱上夹棍呢!

看着秋风一个劲鼓吹《工资条例》《劳动法》之类的东西,没出台的要求出台,没落实的要求落实,我就纳闷了,他干嘛这么起劲呢?还有更起劲的,比如京城帅锅许某某在微博上煽乎:“富士康是典型的血汗工厂,其非人性管理泯灭人的尊严,呼吁富士康停产反省整顿,杜绝非人性管理模式,并成立独立工会后再开业。”(http://t.sohu.com/m/30829566)“落井下石”一词已经无法形容此种疯狂。只能用妖术引发的臆症来类比。

许多人看待经济和社会问题时,还在运用一种乾隆三十三年时的妖术观。难怪孔飞力的笔头总是让我想起太多的似曾相识:

比如那神奇的吸魂妖术,据说只要能从人身上弄下来一小段辫子或者衣料,就能对其隔空施法,操纵生死,威力巨大。这让我马上联想到了中学时学习过的辩证法——事物是普遍联系的,因此也永恒地互相作用着,只要有某件事发生,必定能找到一个普遍性的因果解释。

再比如“魂”这个东西,有之则生,无之则死,妖人窃之则可以得到无穷好处,特别是受害者的金钱。这让我想起了《资本论》中的神奇概念——剩余价值,资本家就像妖人术士一般窃取工人的“魂”,然后予取予求。

又比如,妖术的实施最后使得受害者完全失去了自我,这跟《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讲的“异化”不是很像么?“工人和自己的生命相疏远”,“人的类本质(这玩意儿怎么听都像那个“魂”)与人的存在相背离”。唉,简直太像了。

我被孔飞力讲的故事蛊惑,想到了很多很多,最后的结论是,我以前学的那些东西原来是......呵呵。

总之,经济过程被臆想成了行巫作法的妖术活动。中了毒的舆论不依不饶,非要找出受害人和施害者才罢休。一场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妖术大恐慌似乎正在席卷而来。

难道我们还生活在乾隆三十三年?

最后,我要推荐一篇真正有见识的评论文章:http://9.douban.com/site/entry/137306038/

 

 


 

  评论这张
 
阅读(222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