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秋风错得太离谱  

2010-04-03 17:2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风错得太离谱

秋风错得太离谱 - 吾从周 - 吾从周



1,由于最近我一直响应号召,忙于仰望星空,就没有关心身边的事。结果,昨天上来一看:哎呀呀,著名公共知识分子秋风先生又放了一颗卫星,在粉红色杂志《南都周刊》上抛出循循善诱的评论文章《换妻只是一场快乐幻觉》(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73096)对南京副教授马晓海组织换偶事件(新闻请见http://news.sohu.com/20100324/n271049479.shtml),关怀备至。正面看了侧面看,总之是看得玲珑剔透,纤毫毕见。最后得出个语重心长的结论:“那些换偶者则把全部心思集中于肉体的成本-收益计算上。他们幸福吗?他们自由吗?他们假装自己知道,李银河博士也是假装自己知道,而且是双重假装。
看着这反问的如虹气势,怎不让人想起那忧尽世道人心的十六诀呢?——“道心唯危,人心唯微。唯精唯一,允执厥中。”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也。不过我脑袋里立刻蹦出了秋风先生峨冠博带,正襟危坐,摇头晃脑的样子,挥之不去啊!——这强大的印象,让我心悦诚服地承认,秋风先生俨然已是宋明理学的嫡传大师。
不过,囿于我所受的五四启蒙遗毒,我要弹一弹秋风先生的调调。


2,秋风简直就是打铁的出身,第一锤便砸向了李银河:“她所鼓吹的,乃是一种毁灭的自由,其结果必定走向反自由。李银河博士所鼓吹的自由,就是哈耶克在他的名篇《个人主义:真与伪》中所说的伪自由主义,现代种种极权主义与这种伪自由主义有直接渊源。
我就不明白了,马晓海换偶能换出极权主义来?敢情希特勒当年是靠玩儿3P乃至于Np起的家、上的台?
李银河也冤得要死,不明不白就当上了教唆犯——即便不是刑事上的,也是道德上的。居然呼吁让“自愿、私秘、成人”的群体性活动脱罪,真是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可是李银河真的鼓吹过大家都搞换妻么?从来没有过。反对将换偶行为入罪,就是鼓励大家去干么?秋风这逻辑是怎么学的?实在是歪曲别人的本意。
还好,李银河老师早就宠辱不惊,不然还不得给气死啊。


3,当然,秋风大师是有理由的,只不过那些理由说出来真是“毫不雷己,专门雷人”。
理由之一:马晓海同志的所作所为不是出于理性的计算,而只是“反叛的快感”、“骄傲的快感”。
秋风说,虽然人们追求快感和欢乐,但是有些快感和欢乐是错误的。因为“一旦引入时间和社会的概念,这种种快感的程度就必然大大降低,甚至最终的净值成为负数。
又是“社会”。不知道秋风大师怎么如此热爱集体主义?个人的快感无论如何,都是快感,只不过并非一定为其他人所接受。这一主观价值理论来自秋风一再研读过的奥地利学派,但怎么就被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了呢?
秋风一心想“允执厥中”,于是就站到了“社会”和“时间”的立场上俯视众生,所以不妨他说出如下的话来:“但是,人的理性的能力其实是非常有限的。一个人或许可以感知自己的行为的收益,但很难清楚地计算自己的行为的成本,包括自己未来要承担的成本,及可能对他人产生的成本,而这种成本很可能又反弹回他自己的身上。
好一个精明的算计!能超越俗人的眼界和能力,看到如此长远和整体的价值得失,这是神才能办到的。
可见秋风真不客气,都不拿自己当人了,替人算命了,开卖后悔药了。


4,咱们接着让秋风雷。
理由之二:换偶活动违背习俗,而习俗则是对人们长远得失进行理性算计的默识规则,能补救人们的理性不及。
秋风大师当然懂得要搬出权威来。这次搬出的是哈耶克。
如果秋风没有读过哈耶克的《为什么我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那我还能承认他这么胡说是事出有因。但显然秋风是读过的。大师不应该不知道,哈耶克绝非盲目拜一切习俗。
哈耶克有自己的标准:那就是是否有利于维续自发秩序。可是,哈耶克又说了,自发秩序是一种抽象的秩序,与人们具体的行动目标无关(end-independent)。符合这一标准的习俗才会被哈耶克的理论所支持。落到马晓海同志换偶的事儿上,李银河所说的“自愿、私秘、成人”就是这一类的习俗要求。而马晓海同志换偶所追求的具体的目标——也就是快感,则与此无关。
秋风说“习俗弥补了个体理性能力的这种局限性。”李银河所提倡的那三个原则则明显在帮助人们克服对行为本身可能产生的意想不到的恶果。按上述三原则进行的换偶活动,只会把此类活动的伤害减少到最小,因此完全可以说是实现了“成本-收益的均衡”。
秋风在运用自己曾经下过功夫的哈耶克理论时,竟如此深文周纳,犯下低级错误,实在让人刮目。


5,最后再来学习一下秋风的“自由”。
秋风显然觉得个人是无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因此强调从“时间”和“社会”的集体主义角度来计算得失损益。这一置换,把判断和选择的权力从个人转到了集体那里,进而转到了“更智慧的人”那里。可谁能充当这样的智慧之士呢?如此一来,秋风便彻底倒向了极权主义。极权主义者们不就是鼓吹代替他人作出明慧的判断和选择么?他们总是告诉人们,最好的自由就是超越个人局限的从心所欲不逾矩的状态。
秋风大师也说:“同样,这些遵循习俗的人也是自由的,因为,他感受不到自己受到来自外部的压力。”这调子是不是很极权主义?
自由只是不受外部的刻意强制,然而自从去年以来秋风就再三表白说,他对此不满足。显然,他如今的立场已经不是权利优先于善,而是善优先于权利。反自由主义之心,昭昭然矣。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
秋风曾经译介哈耶克和奥地利学派思想学术。还是这位秋风,现在他想要啥,已经一清二楚。

  评论这张
 
阅读(159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