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知识分子为什么热衷民粹主义  

2010-12-30 19:0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识分子为什么热衷民粹主义

 

知识分子为什么热衷民粹主义 - 吾从周 - 吾从周

 (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张鸣就是知识分子民粹主义心态的代言人)

 

近年来那种非理性的牢骚和失衡心态渐渐流行起来,甚至形成了普遍向弱势群体认同的地位认知。例如,甚至有近五成官员也自认属于“弱势群体”。据《人民论坛》杂志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党政干部受访者竟然高达45.1%;公司白领受访者达57.8%;知识分子(主要为高校、科研、文化机构职员)受访者达55.4%;而网络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则高达七成。[ 《调查称近五成党政干部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西安晚报》,2010年12月5日。] 由相对剥夺感引发强烈失落感孕育了深厚的社会怨恨。这种自居于弱势的心态助长了将改革进程阴谋论化的心理动机。谋求理性改革的调子开始变弱;相反,片面否定一切,拒绝理性冷静的认知,要求以再分配手段扩大自己分配份额,却渐成气候。这就是当前盛嚣尘上的平等主义民粹诉求的根源。

此种心态在知识分子群体中极为流行。他们在公立高校、学术机构和文化传媒机构中的生活全然依赖于权力主导的资源分配过程。人人皆知,他们的待遇是参照公务员标准安排的。他们显然对由这种分配方式导致的分配格局不满,但却不愿意去认识其根源,而是天天做着“教授治校”之类谋求行会特权的白日梦,并以所谓“高校行政化”等等来解释这一切。报纸、杂志、网站的评论版上充斥此等论调。然而这些解释绝大多数都是错误的。因为中国的教育和文化体制是计划经济残留最多最深的部门之一。他们不是要求市场化改革,而是嫌自己在计划体制内分得太少。这是寻租而不得,或者在寻租活动中所得份额不能令其满意,而滋生的牢骚。报怨“高校行政化”等毛病的论调,既是皮相之见,更是“撒娇”之举,无非表达了等级体制下的本位意识和身份意识。要求教授治校,就是要求扩大分肥份额。进而他们把板子打到了市场化进程的屁股上,甚至认为市场化使得知识分子道义感沦丧。他们反对市场化改革或对市场持有自相矛盾的混乱看法,叫嚷以社会的名义“节制资本”,对自己并不了解的事情大加否定和批判。所以这股民粹主义思潮不但是一部分民众的情绪,更是某些知识分子的心声。他们不愿意理解市场法则,不愿意认知复杂的改革进程,而是满口“正义”、“良心”,渴望着天翻地覆的再分配行动。这就是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在改革年代的自我意识。正是这一点,解释了为什么秦晖、郎咸平的论调在知识分子中特别受到追捧。

秦晖、郎咸平等人用改革阴谋论渲染这种相对剥夺感,迎合了这部分人的心理需求。其打动人心之处在于,将改革的本质定义为分配过程,鼓噪做大蛋糕不如平分蛋糕。他鼓吹的平等分配的所谓“转型公正”成为至上的诉求,与社会怨恨心态相摩相荡,泛滥于客厅、讲堂、媒体和网络。一句话,秦、郎等人自觉地成为了这股民粹主义思潮的形象大使和理论发言人。既能获得社会良心的头衔,又能将自己的诉求合理化,对知识分子来说,没有比这更解馋的事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9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