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公共知识分子是个什么玩艺儿?  

2010-02-10 16:0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真不知道公共知识分子是个什么玩艺儿。

是不是知识分子对公共事务说过几句话就算公共知识分子了?按这个逻辑我就联想了一下,于是一连串的怪词扑面而来——

是不是还有公共幼儿园教师?

是不是还有公共工程师?

是不是还有公共美容师?

是不是还有公共黑手党?

是不是还有公共神父?

是不是还有公共妓女?

是不是还有公共嫖客?

是不是还有公共流氓?

是不是还有公共骗子?

…………

反正这一串串的怪词把人雷得不轻。

按照时下流行的风气,甭管啥东西,前面套上个“公共”就立马变得光彩照人,跟正常人突然在头顶上移植了别人的什么器官差不多。

在不少人眼中,“公共”这个词就像中世纪炼金术士的哲人石一般,可以点石成金,起死回生,化腐为奇。让懦夫勇敢,药力堪比伟哥;令丑女踊跃,姿态超越芙蓉。

现代的语言炼金术士们先把“公共”这个词意淫一番,如同制作注水猪肉,也给这个词注满了“道义含义”。之后,它成了黄色大卫星式的补丁,可以往任何人身上打。

也就是说,“公共”意味着某种身份,隐含了某种价值等级,当它被赋予某些人,就意味着有人钦定了这些人的“本性”必须是“高尚”、“勇敢”、“纯粹”、“无私”的。这跟罪犯被判刑差不多。于是“公共”这个词就可以传递一种道德压力,这可不是个好事。只要你被定义成了“公共××××”,那你就得身不由己,听从他们的控制。你就没有了自由。结果当然是扭曲,凡事一“公共”全都变了味儿,权利变成了义务,自由变成了强迫,就是说你“被公共”了。

我相信,这帮语言炼金术士们在混淆“公共”一词的本意。所谓公共就是众人,公共事务就是众人的事务,也就是所有公民的事务,是每个公民有权利触及的东西,而不是某些人的禁脔。

换句话说,公共事务面前人人权利平等。一个不担任公职的知识分子并不比一个清洁工有更多的权利和更大的义务。所以,公民愿意不愿意在某个情况下就公共事务作出表态,那是权利,要由他自己决定。 总之,不能因为有人对公共事务说了两句,他就超凡入圣成了“公共××××”。

把一部分公民(所谓知识分子)特别拎出来冠以“公共知识分子”,认定他们对公共事务有特殊的责任和权利,等于是搞出个一类公民,与其他的二类公民作区别对待。这根本不是自由主义的原则,正好相反,这玩意儿是前现代的精英主义情结在作祟。当中透着的是某些狂妄之徒的自恋。

“公共知识分子”,一个多么暧昧不明的词儿啊!

语言炼金术士们对“公共”一词的亵渎,让我想起他们喜欢折腾的另一个字眼儿——“社会”(或“社会的”)。这个空空如也的词跟各种东西一嫁接也是立马生出若干畸形儿——社会责任,社会正义,社会道德,社会权利、社会福利,社会自由……哈耶克曾以“社会的”(social)一词为例,写道:“‘社会的’这个术语可以被用来指称几乎所有被公众视作是可欲的行动;与此同时,这个发展过程还导致了这样一种结果,即它致使所有与它相结合的那些术语都失去了它们原有的明确的含义。”(见《法律、立法与自由》第二卷第九章,141页。)后来这些大词可是把人类给折腾得不轻。

日光底下无新事,如今玩弄“公共”一词的那拨儿人,跟几十上百年前那拨儿社会主义者其实是一个德性。这种喜欢添油加醋、空话连篇的搞法,成语里是怎么说的来着?嗯,四个字——画蛇添足。

总结一下,我相信,语言炼金术士们的这派做法倒是很快就会把公共事务搞成公共厕所。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