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吾从周

子曰: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日志

 
 
 
 

秦晖也玩儿脑筋急转弯  

2010-02-10 04:1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晖也玩儿脑筋急转弯


良心经济学家秦晖估计是黔驴技穷,也玩儿起了脑筋急转弯。2月3日,秦教授在搜狐新视角高峰论坛上(见以下网址 http://business.sohu.com/20100204/n270051424.shtml)操着不纯正的普通话,侃侃而谈,大讲特讲什么东德吞并西德。结果,台下的听众集体发懵,他那套“无福利,不自由”的奇谈怪论再次顺利清仓出货。

这一回,秦晖不再冒充专家,而是改当伊索。伊索是谁?奴隶出身的古希腊小沈阳呗。秦晖故作神秘地说,自己编造了一个“昂纳克寓言”要讲一个好深刻好重大好复杂好苦难的道理。

为了讲得动听,秦大教授很花了一番心思。到底是走南闯北,出席过法兰克福书展,秦大教授这一次山寨了德国电视二台名角松嫩博恩的恶搞技巧。当时这位德国主持人对着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的中国人大搞脑筋急转弯,然后自问自答,狠狠恶搞了一把,惹得爱国人士火急火燎。(关于松嫩博恩的事迹见 http://www.humanrights.cn/cn/dt/gjbb/t20091204_517662.htm

秦教授是这样讲的:兄弟我去年10月在德国的时候就讲过这个寓言了,第一听众就是民主德国最后一位共产党总理汉斯·莫德洛夫(Hans Modrow)(http://wapedia.mobi/en/Hans_Modrow)。(估计是秦晖教授的普通话不过关,现场记录的速记员居然把这位总理的大名给写成了哈斯,让我费了大半天时间查找这个“哈斯”。)这意思就是说,瞧这道具的级别,多高啊。

果然,秦教授的脑筋急转弯考题立刻就把这位搞过贿选的汉斯总理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秦教授照例是先给别人一记闷棍,玩儿起了反事实推理:“我说是西德统一了东德,有没有可能东德统一了西德呢?”

汉斯总理哪见过这种忽悠啊,于是按正常人的思维诚实作答:“决不可能,我们原来搞这一套已经失败了,大家都看到了。如果搞民主呢?仅仅从投票来讲就不可能统一西德,西德有六千多万人口,我们一千六百万,怎么可能统一他们呢?”

秦晖于是出招了:“你们有没有考虑第三种可能呢?假定当年东德没有发生民主化过程,柏林墙仍然存在,但是昂纳克先生忽然间对市场经济的花花世界产生了浓厚兴趣,完全可以在东德人不能走出去的情况下,单向为西方的资本和贸易打开门口,而且完全可以用专政的手段为招商引资提供最佳的条件。讲得简单点,就是工人想赶走就赶走,农民的地想圈就圈,公共资产想给谁就给谁,民间资产想怎么集中就怎么集中。”

汉斯总理听了这话是什么反应秦晖没说,听众无法知道,我只看到秦教授开始俯下身子,有教无类,循循善诱:“不搞什么东西马克1:1兑换,也不允许有强势工会,当然更不引进西方的保障制度,东德将会以最佳的要素成本,大量地吸引西部的资本,同时向西部输出廉价商品,这样一来一回,就会在东部造成经济奇迹,东部将会出现比现在多十倍的烟囱,而不是现在这样出现很多哥特式的建筑。这样一来,制造业的箫条将发生在西部,而不是发生在东部。所以随着西部资本的转移,东部商品的覆盖,西德将会出现严重的就业危机,福利制度将会崩溃,强势工会也不复存在,西德将会出现严重危机。”

也许觉得自己的假想太完美,也许是说得心血来潮印堂发亮,反正秦教授是按捺不住了,继续无视对方的存在,说道:“这样一来,西德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搞贸易保护,也就是说它来树立柏林墙,但是这样一来,在道义上它很快就会付出非常大的代价。第二种,如果继续这样搞,它只有向东德学习,降低福利,学习血汗工厂,否则就没有办法跟东德竞争。但是如果真的这样做,实际上已经在制度上被东德统一。第三种就是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它这样做要引起极大的社会冲突,如果一定要学东德,在西德会引起社会爆炸。这样的话,东德就有用强制手段统一西德的机会。”

这时候,自己的整套包袱已经甩得差不多,需要道具来捧下哏了。于是秦教授把饱含泪水的目光从充满苦难的世界收了回来,语重心长地对汉斯总理道:“这样的统一方式,当然不会是你们原来想象的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方式。”

“这是血汗工厂战胜福利国家,野蛮资本主义战胜人民资本主义或者说战胜民主社会主义的统一方式。”汉斯总理真是太可爱了,完全按照秦教授的布置说出了台词,而且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接下来是总结。秦教授作智者状,成竹在胸地问道:“你作为德国左翼党的领导人,你愿意看到这样的东德的胜利吗?”

汉斯总理终于掩盖不住天真:“这是决不可能的,因为东德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沉默了半晌,秦教授悲天悯人地总结道:“的确是这样。”

我猜想,汉斯总理如果中国文学修养好一点儿,当时一定会对秦教授深情地感叹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眼中含满泪水,因为你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当然,这话是我胡诌的,当不得真。

昂纳克寓言很好懂,无非就是那一套义愤填膺的低人权控诉。这一套说法在南非上演过了,在法国巴黎上演过了,在俄国的施托雷平改革时代上演过了。只不过,这一次秦教授眼光宏大心忧天下,担忧起中国如何战胜美国。可惜的是没有这样的历史案例可以拿来鱼目混珠,于是秦教授只好把影射史学翻出新花样来,用说书人的办法继续控诉。

赶明儿美国衰落了,秦教授估计就得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跟奥巴马总统讨论低人权如何打败了美利坚。结束的时候,秦教授当然还是会很深沉又很悲悯地告诉天真的奥巴马总统:“事情的确是这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